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欧宝nba > 欧宝首页 >
《中庸》是国学中主要的一个构成片面-------学习《中庸》笔记(5)
浏览:134 发布日期:2021-05-29
     《中庸》全篇

   第一章  『1』天命之谓性;率性之谓道;修道之谓教。『2』道也者,弗成斯须离也;可离,非道也。是故正人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惧乎其所不闻。  『3』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。故正人慎其独也。  『4』喜、怒、悲、笑之未发,谓之中。发而皆中节,谓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。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『5』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  右第一章,子思述所传之意,以立言。始明道之本原出于天,而弗成易;其实体备于己,而弗成离。次言存养省察之要。终言圣神功化之极。盖欲学者于此,逆求诸身而自得之,以去未外诱之私,而充其本然之善。杨氏所谓一篇之体「要是也。其下十章盖子思引夫子之言,以终此章之义。   第二章『1』仲尼曰,「正人,中庸;幼人,逆中庸。『2』「正人之中庸也,正人而时中。幼人之中庸也,幼人而无忌惮也。   第三章   子曰:「中庸其至矣乎!民鲜能久矣。   第四章    『1』子曰:「道之弗成也,吾知之矣:知者过之;愚者不敷也。道之不明也,吾知之矣:贤者过之;不肖者不敷也。  『2』「人莫不饮食也。鲜能知味也。   第五章   子曰:「道其弗成矣夫。   第六章    子曰:「舜其大知也与!舜益问以益察迩言。隐凶而扬善。执其两端,用其中于民。其斯以为舜乎!   第七章    子曰:「人皆曰『予知』,驱而纳诸罟擭组织之中,而莫之知辟也。人皆曰『予知』,择乎中庸,而不及期月守也。   第八章    子曰,「回之为人也:择乎中庸,得一善,则拳拳服膺,而弗失之矣。   第九章    子曰,「天下国家,可均也;爵禄,可辞也;白刃,可蹈也;中庸不能够也。   第十章   『1』子路问强。    『2』子曰,「南方之强与,北方之强与,抑而强与?   『3』「寞软以教,不报无道,南方之强也。正人居之。    『4』衽金革,物化而不厌,北方之强也。而强者居之。    『5』故正人和而不流;强哉矫。中立而不倚;强哉矫。国有道,不变塞焉;强哉矫。国无道,至物化不变;强哉矫。   第十一章  『1』子曰,「素隐,走怪,后世有述焉:吾弗为之矣。『2』「正人遵道而走,半涂而废:吾弗能已矣。  『3』「正人依乎中庸。遯世不见知而不悔:唯圣者能之。   第十二章『1』正人之道,费而隐。  『2』夫妇之愚,能够与之焉,及其至也,虽贤人亦有所不知焉。夫妇之不肖,能够能走焉,及其至也,虽贤人亦有所所不及焉。天地之大也,人犹有所憾。故正人语大,天下莫能哉焉,语幼,天下莫能破焉。  『3』诗云,「鸢飞戾天;鱼跃于渊。」言其上下察也。『4』正人之道,造端乎夫妇;及其至也,察乎天地。    右第十二章,子思之言,盖以申明始章,「道弗成离之意也。」其下八章,杂引孔子之言以明之。   第十三章  『1』子曰,「道不远人。人之为道而远人,不能够为道。」  『2』「诗云,『伐柯伐柯,其则不远。』执柯以伐柯,睨而视之。犹以为远。故正人以人治人,改而止。」  『3』「忠怒违道不远。施诸己而不愿,亦勿施于人。」  『4』「正人之道四,丘未能一焉:所求乎子,以事父,未能也;所求乎臣,以事君,未能也;所求乎弟,以事兄,未能也;所求乎良朋,先施之,未能也。庸德之走,庸言之谨;有所不敷,不敢不勉;有馀,不感尽。言顾走,走顾言。正人胡不慥慥尔。」   第十四章『1』正人素其位而走,不愿乎其外。  『2』素富贵,走乎富贵;数贫贱,走乎贫贱;素夷狄,走乎夷狄;素患难,走乎患难。正人无八而不自得焉。  『3』在上位,不陵下;在下位,不援上;正己而不求于人。则无仇上不仇天,下不尤人。『4』故正人居易以俟命,幼人走险以徼辛。  『5』子曰,「射有益像正人。失诸正鹄,逆求诸其身。」   第十五章『1』正人之道,辟如走远必自迩,辟如登高必惭愧。  『2』诗曰,「妻子益相符,如鼓瑟琴。兄弟既翕,和笑且耽。宜尔室家,笑尔妻帑。」『3』子曰,「父母其顺矣乎。」第十六章  『1』子曰,「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。」『2』「视之而弗见;听之而弗闻;体物而弗成遗。」  『3』「使天下之人,齐明盛服,以承祭祀。洋洋乎,如在其上,如在其旁边。」『4』「诗曰,『神之格思,弗成度思,矧可射思?』」  『5』「夫微之显。诚之弗成揜,这样夫。」第十七章  『1』子曰,「舜其大孝也与!德为贤人,尊为天子,富有四海之内。宗庙飨之,子孙保之。」  『2』「故大德,必得其位,必得其禄,必得其名,必得其寿。」『3』「故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笃焉。故种者培之,倾者覆之。」  『4』「诗曰,『嘉笑正人,宪宪令德,宜民宜人。受禄于天。保佑命之,自天申之。』」『5』「故大德者必奉命。」   第十八章   『1』子曰,「无郁闷者,其惟文王乎。以王季为父,以武王为子。父作之,子述之。」    『2』「武王缵大王、王季、文王之绪。壹戎衣,而有天下。身不失天下之显名。尊为天子。富有四海之内。宗庙飨之。子孙保之。」  『3』「武王末奉命,周公成文武之德。追王大、王季,上祀先公以天子之礼。斯礼也,达乎诸侯医生,及士庶人。父为医生,子为士;葬以医生,祭以士。父为士,子为医生;葬以士,祭以医生。期之丧,达乎医生;三年之丧,达乎天子;父母之丧,无贵贱,一也。」   第十九章   『1』子曰,「武王、周公,其达孝矣乎。」   『2』「夫孝者,善继人之志,善述人之事者也。」    『3』「春秋,修其祖庙,陈其宗器,设其裳衣,荐其时食。」    『4』「宗庙之礼,以是序昭穆也。序爵,以是辨贵贱也。序事,以是辨贤也。旅酬下为上,以是达贱也。燕毛以是序齿也。」    『5』「践其位,走其礼,奏其笑,敬其所尊,喜欢其所亲,事物化如事生,事亡如事存,孝之至也。」    『6』「郊社之礼,以是事天主也。宗庙之礼,以是祀乎其先也。明乎郊社之礼,禘尝之义,治国其如示诸掌乎。」   第二十章    『1』悲公问政。   『2』子曰,「文武之政,布在方策。其人存,则其政举;其人亡,则其政息。」    『3』「人道敏政,地道敏树。夫政也者,蒲卢也。」   『4』「故为政在人。取人以身。修身以道。修道以仁。」    『5』「仁者,人也,亲亲为大。义者,宜也,尊贤为大。亲亲之杀,尊贤之等,礼所生也。」   『6』「在下位,不获乎上,民弗成得而治矣。」    『7』「故正人,不能够不修身。思修身,不能够不事亲。思事亲,不能够不知人。思知人,不能够不知天。」    『8』「天下之达道五,以是走之者三,曰:君臣也、父子也、夫妇也、昆弟也、良朋之交也。五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知、仁、勇三者,天下之达德也。以是走之者一也。」   『9』「或生而知之;或学而知之;或困而知之:及其知之,一也。或安而走之;或利而走之;或勉强而走之:及其成功,一也。」    『10』子曰,「益学近乎知。力走近乎仁。知耻近乎勇。」    『11』「知斯三者,则知以是修身。知以是修身,则知以是治人。知以是治人,则知以是治天下国家矣。」    『12』「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,曰:修身也、尊贤也、亲亲也、敬大臣也、体群臣也、子百姓也、来百工也、软远人也、怀诸侯也。」    『13』「修身,则道立。尊贤,则不感。亲亲,则诸父昆弟不仇。敬大臣,则不眩。体群臣,则士之报体重。子百姓,则平民劝。来百工,则财用足。软远人,则四方归之。怀诸侯,则天下畏之。」    『14』「齐明盛服,非体不动:以是修身也。去谗远色,贱货而贵德,以是劝贤也。尊其位,重其禄,同其益凶,以是劝亲亲也。官盛任使,以是劝大臣也。忠信重禄,以是劝士也。时使薄敛,以是劝平民也。日省月试,既禀称事,以是劝百工也。送去迎来,嘉善而矜不及以是软远人也。继绝世,举废国,治乱持危,朝聘以时,厚去而薄来,以是怀诸侯也。」   『15』「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,以是走之者一也。」    『16』「凡事,豫则立,不豫则废。言前定,则不跲。事前定,则不困。走前定,则不疚。道前定,则不穷。」    『17』「在下位不获乎上,民弗成得而治矣。获乎上有道:不信乎良朋,不获乎上矣。信乎良朋有道:不顺乎亲,不信乎良朋矣。顺乎亲有道:逆者身不诚,不顺乎亲矣。诚身有道:不明乎善,不诚乎身矣。」   『18』「诚者,天之道也。诚之者,人之道也。诚者,不勉而中不思而得:容易中道,贤人也。诚之者,择善而死板之者也。」    『19』「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明辨之,笃走之。」    『20』「有弗学,学之弗能,弗措也。有弗问,欧宝首页问之弗知,弗措也。有弗思,思之弗得,弗措也。有弗辨,辨之弗明,弗措也。有弗走,走之弗笃,弗措也。人一能之,己百之。人十能之,己千之。」   『21』「果能此道矣,虽愚必明,虽软必强。」   第二十一章    「自诚明,谓之性;自明诚谓之教。诚则明矣;明则诚矣。」    右第二十一章。子思承上章,夫子天道人道之意,而立言也。自此以下十二章,皆子思之言,以逆覆推明此章之意。   第二十二章    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。能尽其性,则能尽人之性。能尽人之性,则能尽物之性。能尽物之性,则能够赞天地之化育。能够赞天地之化育,则能够与天地参矣。   第二十三章   其次致弯。弯能友诚。诚则形。形则著。著则明。明则动。动则变。变则化。唯天下至诚为能化。   第二十四章   至诚之道能够前知。国家将兴,必有祥瑞;国家将亡,必有妖孽。见乎蓍龟,动乎四体。祸福将至,善必先觉之;不善,必先觉之。故至诚如神。    第二十五章『1』诚者自成也,而道自道也。『2』诚者,物之终起。不诚无物。是故正人诚之为贵。  『3』诚者,非自成己而已也。以是成物也。成己仁也。成物知也。性之德也,相符外内之道也。故时措之宜也。   第二十六章    『1』故至诚无息。   『2』不息则久,久则徵。   『3』徵则悠远。悠远,则博厚。博厚,则巧妙。    『4』博厚,以是载物也。巧妙,以是覆物也。悠久,以是成物也。   『5』博厚,配地。巧妙,配天。悠久,无疆。    『6』这样者,不见而章,不动而变,无为而成。   『7』天地之道,可一言而尽也。其为物不贰,则其生物意外。    『8』天地之道,博也、厚也、高也、明也、悠也、久也。    『9』今夫天斯昭昭之众,及其无穷也,日月星辰系焉,万物覆焉。今夫地一撮土之众,及其广厚载华岳而不重,振河海而不洩,万物载焉。今夫山一卷石之众,及其普及,草木生之,禽兽居之,宝藏兴焉。今夫水,一勺之众,及其意外,鼋、鼍、蛟、龙、鱼、鳖生焉,货财殖焉。   『10』诗云,「维天之命,于穆不已。」盖曰,天之以是为天也。「于乎不显,文王之德之纯。」盖曰,文王之以是为文也。纯亦不已。    第二十七章   『1』大哉贤人之道!   『2』洋洋乎,发育万物,峻极于天。   『3』优优大哉,礼仪三百威仪三千。    『4』待其人而後走。   『5』故曰,「苟不至德,至道不凝焉。」    『6』故正人尊德性,而道问学,致普及,而尽精微,极巧妙,而道中庸。温故,而知新,敦厚以崇礼。    『7』是故居上不骄,为下不倍。国有道,其言足以兴;国无道,其默足以容。诗曰:「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。」其此之谓与?         第二十八章   『1』子曰:「愚而益自用,贱而益字专。生乎今之世,逆古之道。这样者灾及其身者也。」    『2』非天子不议礼,不制度,不考文。   『3』今天下,车同轨,书同文,走同伦。    『4』虽有其位,苟无其德,不敢作礼笑焉。虽有其德,苟无其位,亦不敢作礼笑焉。    『5』子曰,「吾说夏礼,杞不敷徵也。吾学殷礼,有宋存焉。吾学周礼,今用之。吾从周。」   第二十九章    『1』王天下有三重焉,其寡过矣乎!   『2』上焉者虽善,无徵。无徵,不信。不信,民弗从。下焉者虽善,不尊。不尊,不信。不信,民弗从。    『3』故正人之道,本诸身,徵诸百姓。考诸三王而不缪,建诸天地而不悖。质诸鬼神而无疑。百世以俟贤人而不感。    『4』质鬼神而无疑,知天也。百世以俟贤人而不感,知人也。    『5』是故正人动而世为天下道,走而世为天下法,言而世为天下则。远之,则有看;近之,则不厌。    『6』诗曰,「在彼无凶,在此无射;庶几夙夜,以永终誉。」正人未有不这样,而蚤有誉于天下者也。      第三十章    『1』仲尼祖述尧舜,宪章文武。律天时,下袭水土。   『2』辟如天地之无不持载,无不覆帱。辟如四时之错走,如日月之代明。    『3』万物并育而不相害。道并走而不相悖。幼德川流;大德敦化。此天地之以是为大也。   第三十一章    『1』唯天下至圣,为能聪、明、睿知、足以有临也;宽、裕、温、软、足以有容也;发、强、刚、毅、足以有执也;齐、庄、中、正、足以有敬也;文、理、密、察、足以有别也。   『2』溥博,渊泉,而时出之。   『3』溥博如天;渊泉如渊。见而民莫不敬;言而民莫不信;走而民莫不说。    『4』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,施及蛮貊。舟车所至,人力所通,天之所覆,地之所载,日月所照,霜露所队: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。故曰,「配天」。    第三十二章   『1』唯天下至诚,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,立天下之大本,知天地之化育。夫焉有所倚?  『2』肫肫其仁!渊渊其渊!浩浩其天!『3』苟不固聪明圣知,达天德者,其孰能知之?   第三十三章    『1』诗曰,「衣锦尚絅,」凶其文之著也。故正人之道,闇然而日章;幼人之道,的然而日亡。正人之道,淡而不厌、简而文、温而理。知远之近,知风之自,知微之显。可与入德矣。   『2』诗云,「潜虽伏矣,亦孔之昭。」故正人内省不疚,无凶于志。正人之所弗成及者,其唯人之所不见乎。    『3』诗云,「相在尔室,尚不愧于屋漏。」故正人不动而敬,不言而信。    『4』诗曰,「奏伪无言,时靡有争。」是故正人不赏而民劝,不怒而民威于鈇钺。   『5』诗曰,「不显惟德,百辟其刑之。」是故正人笃恭而天下平。   『6』诗云,「予怀明德,不大声以色。」子曰,「声色之于以化民,末也。诗云,『德輶如毛。」毛犹有伦。「上天之载,无声无臭。」至矣。    右第三十三章。子思因前章极致之言,逆求其本;复自下学为己谨独之事推而言之,以驯致乎笃恭而天下平之盛。又赞其妙,至于于声无臭,而后已焉。盖举一篇之要,而约言之。其逆复丁宁示人之意,至深刻矣。学者,其可不尽心乎?       《中庸》是国学中主要的一个构成片面,它是儒家阐述“中庸之道”,并挑出人性修养的哺育理论著作。《中庸》郑玄注:“中庸者,以其记中和之为用也;庸,用也。孔子之孙子思作之,以昭明圣祖之德也。”     中庸之道的主题思维是哺育人们自愿地进走自吾修养、自吾监督、自吾哺育、自吾完善,把本身培育成为具有理想人格,达到至善、至仁、至诚、至道、至德、至圣、相符外内之道的理想人物,共创“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”的“宁靖和相符”境界。   中庸是吾们民族的古典形而上学,曾普及而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历史的发展。也为世界文化宝库贡献了艳丽的篇章,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照样光芒四射,为世人所瞩现在。    中庸,以“过犹不敷”为核心,做人做事探索适量、守度、正当,中庸之道为宜,越位和缺位都分歧适。    中庸,既深邃又一般,是治国之道又是修身之法。吃饭看胃口,做饭讲火候,种庄稼要把握温度和湿度。治理国家,既要探索发展速度,又要兼顾社会安和。要做到适可而止就该讲中庸。把握中庸机制,比如履走宏不都雅调控使先富帮后富,达到共同富,社会才能祥和。宏不都雅调控就是一种中庸机制。经济全球化要健康发展,必须一连改善国际经济的秩序,单边主义弗成,恐怖主义又弗成,必须履走国际民主化。国际民主就是国际的经济生活的中庸机制。    中庸,既不是浅易地折衷,也不是俗气的中心路线。中庸探索的现在的是在分歧时空环境中,自圆其说与无可奈何之间的最佳方案。它既是世界不都雅,又是手段论,当代科学编制论,经济学中的宏不都雅调控,政治学中的同一战线等都有中庸的片面机理在其中,中庸是古代的软科学。 “中立而不倚”(《中庸》),自力自立,中庸之道,才是真实的强者。 “过犹不敷”(《论语》),过和不敷凶果都是相通的 “执其两端,用其中于民”(《中庸》)。这是舜执政的经验,深入平民。掌握过与不敷 两端,才能荟萃切确的偏见,制定相符理的政策。 “和而分歧”(《论语》)。祥和相处又不盲从。 “正人而时中”(《中庸》),正人随时执守中庸。 “攻乎异端”(《论语》),指斥异端邪说。 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”(《论语》)。各司其职,做益本职做事,在位谋政。 “执中无权,犹执一也”(《孟子》)。权:秤锤,引申为权衡。这是孟子对中庸的发展。     此外,文质彬彬、有的放矢;父慈子孝、君仁忠臣等,都表现了中庸的哲理。   b)、中庸的历史价值:    中庸是和相符文化的形而上学升华。“和实生物同则不继”(《国语》)。和相符文化的特点就是众样的容纳,矛盾的作梗同一和天地间万物的生生不息。中庸所表现的正是这些过程中的中正、均衡、有序、适度、相符律的祥和。   中庸是形而上学不是宗教。中庸本于《易经》,强调无地的发展与化育。可见中庸是以人造本的形而上学,而不是以神为本的宗教。    中庸、中道是人类意识世界历史的一个发展阶段,与肯定的生产力发展程度相体面,是由青铜器向铁器发展时代的形而上学。在古希腊被视为最高美德,在佛教中被视为最高真理。而中庸的挑出要早于二者一百众年。    中庸在意识理论上,实现了“两过渡”:由问神向问人太甚,由直不都雅经验向逻辑抽象过渡。中庸在社会周围,体面了“三转折”:家族制向家庭制、分封制向集权制、传亲向传贤的转折;推动了“一结相符”:松散的一家一户幼生产与高度集权封建独裁的结相符;促进了“两别离”:思维家与政治家、议政与走政的相对别离。从而清明化了封建中心集权制下君权与相权的矛盾同一。突显了宰相在协调皇帝与万民有关中的中庸作用。宰相作用的切确发挥是封建王朝安详蓬勃的主要因为之一。千古名相魏征则是宰相中最特出的代外。他与唐太宗共同培育了唐初太平——贞不都雅之治。   中庸,培育了源源一连的人才。这就是中庸之以是成为吾国传统法律按照的最高标准,以及通走两千众年的根本因为。    “中庸”即中和,不是清淡无所行为,而探索的是不亏不盈,可进可退,不急不缓、不过不敷、不骄不馁,得人生大聪颖与为人做事中较为完善的均衡点。    中庸是修身之法又是治国之道,历来为先辈政治家所偏重。梁启超、孙中山视为国宝。毛泽东改造中国也从改造中庸着手,曾用“矫枉过正”请示农民行动,又以“过犹不敷”领导延安整风。《毛选》开篇第一句就是分清敌吾友。友,即是吾与敌之中,团结友就是制服敌人的法宝之一。    中庸的挺进性与限制性都是当往往代生产力发展程度所决定的。而且时代的相符理性众于历史的限制性。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、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,曾不乏成功的与共产主义信念对接,现在又以坚强的时空穿透力作用于当今时代而成为伦理金律。幼康社会、与时俱进、祥和世界;和平与发展、竞争与配相符、互利共赢,等等。其中都寓于了中庸的哲理与方略。孔子文章中宥坐之器其器曰为:虚则倾,中则正,满则覆 即中庸之意

     全文完  2014.6.16. ,


Powered by 欧宝nba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168ty 版权所有